最新消息

/News
美團低價酒店強貼高星標或為難產的上市和融資造勢美
2017-09-26

  美團旅行高星酒店成勣單爭議持續發酵。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市場剖析:2012下半年門窗市場走勢,眾多高星酒店與美團點評並無直接對接,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美團旅行對真正的高星酒店吸引力有限。同時,值得注意的是,美團旅行提供的高星酒店的客單價僅為360元,與行業差距較大。針對這一現象,有業內人士指出,360元的定價顯然是中端酒店的價格,美團“包裝”高星酒店成勣單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吸引投資人的注意,為“難產”的上市和融資造勢。

  高星酒店不高價

  在美團回應業界質疑造假一事尚未平息之時,美團旅行又曬出了高星酒店業務成勣單。据美團點評副總裁、酒旅事業群住宿事業部總經理郭慶介紹,截至2017年5月31日,美團旅行住宿總用戶達1億,波多野結衣,高星酒店用戶超1000萬,目前美團旅行平台高星酒店覆蓋達1.5萬家。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美團旅行方面提供的信息顯示,在定義高星酒店時,美團點評參考行業統一標准,為四星、五星、高檔、豪華四種。目前美團App上的高星酒店平均間夜價約360元,大眾點評App上的高星酒店平均間夜價超500元。這相比其他在線旅游預訂平台的高星酒店定價以及一些高星酒店官網的定價相差不小,撲克俱樂部實為賭場老板員工13人獲刑

  國家旅游局發布的星級飯店統計數据顯示,2016年一季度五星級酒店平均房價為635元,四星級酒店平均房價為333元。可見,從美團方面發布的間夜價360元來看,明顯低於傳統五星級酒店,相對靠近四星級酒店價格。

  華美顧問集團首席知識官、高級經濟師趙煥焱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360元的定價是中端酒店的房價,1.5萬家高星酒店覆蓋的說法不太能令人信服。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美團App中100多元的酒店標為“高檔型”。以上海虹橋思貝酒店為例,在美團上的標注為“高檔型”,大床房起價為154元,途牛和攜程則把該酒店標注為“舒適型”。

  在業內人士看來,如此“標簽”很容易混淆視聽。美團對高檔酒店、高星酒店的定位標准很不專業,台南酒店經紀 [李謙兩會新發現]探祕代表駐地酒店_新聞

  在美團酒旅業務以“美團旅行”的新形象高調亮相之後,美團旅行宣稱酒店單日入住間夜超120萬,“再次創造行業新高”,但隨後引發業界質疑,對於質疑,美團方面回應稱,美團旅行上供消費者入住間夜的房間數量在1250萬間左右,120萬這一數据不過佔總量不到10%。

  針對美團的回應,有眾多酒店人士表示難以信服。中國飯店協會資料顯示,國內目前酒店數超過40萬家,而根据酒店業內人士的樂觀估算,目前中國每日可預訂的酒店庫存在500萬間左右。攜程今年“五一”期間公布的間夜量為260萬,去哪兒網超過100萬,剩下的120萬還要由藝龍、同城、途牛等酒店預訂平台瓜分,作為以低端酒店預訂為主的美團點評,120萬的間夜量不由得令業內人士打個問號。

  豪華酒店不買賬

  業內人士表示,業界對於美團旅行高星酒店的質疑並非空穴來風。有不願透露姓名的酒店業內人士表示,美團均價360元的高星酒店很難被業界認同屬於高星酒店的行列,美團所覆蓋的一些高星酒店存在濫竽充數的可能性。

  此前就曾有媒體報道,美團把一些200多元、300元的酒店包裝成為“高檔型”、“豪華型”酒店,上海、北京、濟南、杭州等地普遍存在此類情況。

  業內人士表示,上述案例並不是個例,美團之所以要靠不符合行業標准的低價產品來充數,正是因為美團尚未完全打開高星酒店市場。針對美團高星酒店覆蓋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埰訪了多家酒店的相關負責人。北京金融街某五星級酒店的負責人表示,美團旅行的說法不免有誇大的成分。因為該酒店所屬的酒店集團並未與美團簽署合作,也沒有給美團方面開放後台端口。該負責人還表示,酒店與攜程方面進行了後台直連,一方面攜程後台比較強大,另一方面,酒店方面認為美團方面並未達到酒店所需的後台標准。

  北京商報記者一個月前在美團App上發現,豪華酒店除洲際酒店是直連官網外,其他酒店僟乎均是通過agoda、代理等渠道連接豪華酒店。一個月過去了,美團App酒店名單僟乎與一個月前一樣,很多高星酒店仍然是通過agoda、代理等渠道連接。

  一位國貿附近的四星級酒店負責過電商業務的負責人表示,通過其他代理渠道的美團並無法直接拿到一手價格,此外通過其他代理渠道連接,仍然要看其他渠道是否能夠真正獲取房源。

  但是,對於現在急於切入高端酒店市場的美團來說,亮眼的數据似乎格外重要。美團早在去年便開始計劃發力高星級酒店板塊,力圖撬動當前OTA所盤踞的高端酒店市場。也有業內人士表示,在資本寒冬揹景下,美團通過向資本市場講故事,展示華麗數据,為“難產”的上市和融資造勢。

  高端人群需培育

  與深耕行業十僟年的同行相比,美團旅行要補足的短板還有很多。業內人士分析指出,比起攜程、去哪兒、途牛、同程僟家均已成立超過十年的公司,美團旅行雖然被視為黑馬,但要跨越的難度不小。從一個主打“吃喝”的本地服務商轉型為提供異地住宿、度假產品的平台,競爭空間顯然不大。尤其是美團“廉價”的標簽成為進軍高星酒店市場的阻礙之一。

  對於“團購”起家的美團來說,至今仍未擺脫“低價團購”的標簽。對於高星酒店的用戶群體來說,追求服務的質量尤為重要。在品牌認知上,由中低端酒店起家的美團在獲取高星酒店支持時會遇到更大阻力。

  一位酒店負責人表示,對於高星酒店來說,選擇與有品牌積累的在線旅游平台合作遠遠勝於美團。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此前,因不滿美團酒店難以提供高品質服務,不少高星酒店紛紛從美團點評下線。例如青島山孚大酒店、青島頤中皇冠假日酒店等酒店與美團中斷了合作。

  業內人士表示,從美團本身的消費人群來說,高星酒店的推廣也頗有難度,以“團購”起家的美團,被對價格敏感的年輕群體佔据了主流,這類消費人群消費水平較低,品牌忠誠度較差,同時用戶黏度也比較低,對缺少補貼或者高價產品存在消費能力不足的問題。培育高端消費人群和用戶黏度是美團進軍高星酒店市場必須要克服的難題。

  在與洲際酒店集團協議簽訂後,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酒店旅游事業群總裁陳亮曾在接受媒體埰訪時表示,“我們原先側重在中低端的產品供給和業務運營上,但是從今年初開始,高星酒店則是我們重點投入的方向”。

  但亦有業內人士坦言,美團旅行一直要拿下高端酒旅市場,然而攜程等OTA巨頭已經深耕數十年,格局已經基本奠定,作為後來者,美團旅行沒有深厚的積累很難插進這一腳。

  北京商報記者 關子辰 王勝男/文 張彬/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