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News
花間堂:玫瑰花茶的溫度和衛生間門的噪音同裡古鎮麗
2017-10-2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雅楠

對果果來說,操持畢業十周年的旅行絲毫不比辦一場公關活動輕松。

首先,同學們散落在天南海北,要選一個所有人都滿意和方便的目的地;

其次,同學們都是拖家帶口前來,要滿足大人小孩甚至老人的各種需求;

第三,要有充實動人的活動安排,又不能太過奔波勞累。

第四,時間有限,一共三天;預算有限,人均3000-4000元。

更直接地說,就是要讓來自北京、上海、深圳、江蘇、江西、重慶、成都、雲南等地的20位同學及家屬,8個1-5歲的孩子,2位60歲的阿姨都滿意。

大方向一早就定下來了,選擇位置居中、交通便利且富庶秀美的長三角。

小方向也很明確,去一個度假目的地,而不是旅游目的地,在一個美麗舒適的地方聚會,而不是在景點間往來穿梭。

果果在OTA網站設置了這樣的搜索條件:蘇州+600-1000價格區間+四星/高檔或五星/豪華+新開業或新裝修+評分4.5以上。

蘇州同裡花間堂麗則女學店出現在果果面前。

看完圖片評價,再去大眾點評上看一遍圖片評價,果果覺得,嗯,就它吧。

寫給老師同學們的推薦理由是:

一、改建自麗則女學,百年學堂,園中老建築花園非常雅緻,民國氣息濃鬱;

二、花間堂是連鎖的精品民宿品牌,品質應有保証,2015年開業,房費810元/天起;

三、單身同學可以選擇帶客廳的青春宿捨,重溫學生時光;

四、在同裡古鎮內,開發成熟,風景優美,距蘇州火車站32公裡。

對老班長的信任一直延續,這個方案獲全票通過。

第一天,趕飛機、火車、汽車,窗外的風景從迥異到相同,直到在江南水鄉幽深小巷的拐角,聽到另一個行李箱的轱轆聲,然後尖叫擁抱。

辦理入住的公區與酒店大堂明顯不同,更像一個會客廳,供客人飲用的玫瑰花茶一直保持著最適宜的入口溫度,前台服務人員也像鄰家姑娘,親切得沒有距離。辦完入住,前台將客人送進房間的路上會介紹餐廳、咖啡館、茶室等配套的位置和營業時間。

但是,進入房間那一刻,果果是失望的,網絡上經過層層濾鏡渲染的炤片把她的預期拉得過高。看得出來,陳設、軟裝和燈光等都是經過設計的,但相比房費,這些內容 實在有些簡陋。

更多惱人的細節接踵而至,洗漱區做了乾濕分離,衛生間和淋浴室充滿設計感的鐵門埰用了磁吸方式,開關門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響,足以把熟睡的室友驚醒;智能馬桶圈算是高端配置,但出水口附著的汙物;床單是髒的;預約的嬰兒床也沒有兌現;更令人無法理解的是,偌大一家酒店,甚至連一台電熨斗都無法提供。

這些問題都在可忍可不忍的範圍內,走出房間,白牆灰瓦,庭院翠綠、微風拂面,涼亭水係秋千旁是蹣跚學步的羊角辮小女孩,勾勒出一派江南初秋的景象。這些內容當然也是要算進房費的,果果笑笑,不吹毛求疵了,同時慶倖自己為第二天的活動請了懾影師,顏值時代,其實大家都逃不出。

越來越多的同學到來,韓國民宿,三三兩兩結伴出門,在同裡古鎮信步穿行或乘船游覽,晚飯後,一群人浩浩盪盪走回住處,像極了那些年的班飯,只是多了很多小朋友,沒法再喝很多很多的酒。

第二天,服務人員把原麗則女學的教學樓大門打開,作為本次班聚的場地,推開窗戶是風不停、綠樹影、陽光晃眼、天真藍,沒有人奔跑,因為全部都在拍炤。那一刻,映入果果腦海的其實並不是樸樹的歌詞,而是,不錯,值回房費了。

就像失落是接二連三,驚喜也來得有些集中,晚餐燒烤自助,就設在教學樓旁的場地,昏黃的燈帶把溫馨曖昧的氣氛襯托得剛剛好,適合傾訴和話別,有些人再見可能又要等上十年。

果果現在想來,覺得花間堂為她和同學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但另一位住慣星級酒店的朋友卻覺得不過如此,對他來說,公區裡是不是有溫度剛剛好的玫瑰花茶不重要,一個沒有噪音的衛生間門才重要,為情懷買單可以,但不能只有情懷。

隨著精品民宿酒店的蓬勃發展,佼佼者開店的速度不斷加快,要兼顧好民宿的人文情懷和產品服務的穩定統一,本就不易。

所以我們看到的民宿更多是美而小的項目,像花間堂這樣的領軍者早已不是當年散落在麗江街頭,由一群同學朋友股東們共同操持的樣子,它用了9年時間擴張了約20家店,數百間客房,數十萬粉絲。

但它也嘗試撕掉古鎮民宿的標簽,向度假村的方向轉型,亦嘗試輕資產的方式輸出筦理,與上下游供應商合作,推出餐飲品牌、零售品牌等多條產品線,建立圍繞度假的全產品體係,做高利潤率,努力實現收支平衡。

與平安不動產發起過合作,引入王功權創立的青普旅游為第一大股東,經濟觀察網獲得的最新消息是,華住酒店集團在花間堂的新股東名單之列。

經過多次股改,花間堂為沖擊資本市場做足准備,而創始人之一、被認為是花間堂靈魂人物的張蓓以及其他原始股東也在陸續退場。